咸鱼罐头

我的文写得怎么烂,泥们就不要转载了嗷!

当雷狮把自己当成了安迷修时

他将无法忘记骑士山上空的漫天星辉,那仿佛从遥远梦境中飘来的宁静。
但,一切都已变得太过遥远而模糊……
————————————————————
“我叫安迷修。”
每日清晨,当他从睡梦中醒来时都会默念一句。
当他穿上了衣服将头巾系好后,紫色眼眸总会无意间看到床头的那根黑色的领带。然后像躲避般地回过头……
似乎所有事情都模糊了,他除了知道自己创建了……海盗团,团员们的身份以及“安迷修”这个名字之外,就什么都遗忘了……这遗忘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

安迷修?安迷修是谁,这个名字听起来傻里傻气的。但是,自己总共就清楚四个名字,有三个是海盗团成员的,这个名字一定就是自己的了……
但,每当他看见那根领带时,仿佛连这个观点都模糊了。疑惑,困扰,最终是恼怒。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清,这岂不是个天大的笑话!?
他总是尝试着想将领带扔掉,但每次都顿住了,仿佛有什么在阻挠一般。最终也只有无奈地将它放回原处……

或许最快捷的让他忘掉这些事情的方式就是去大赛整几个鶸玩玩。因为他感觉总会有人冲出来拦住然后当真般地跟自己杠上…但,那个人又会是谁呢……?
然而当他再次挑起事端的时候,却再无人与他对抗了……老觉得少了些什么。最终,雷狮感到扫兴般地把被自己打垮的家伙放了或直接除掉。老感觉少了个可以让自己找乐子的家伙……

“奇怪,好久都没看见大赛第五的安迷修了。”
“据说……他已经去世了。”
“真的假的!?”
“据说是被雷狮海盗团的人杀了……”

议论声越来越小,他站在高处的断石上淡淡地听着。白色的头巾在风中飘动着,充满不屑的紫色眼眸深处不知何时增添了几分质疑。

“真可惜呢,少了一个可以用来挡刀的家伙……”

言语里并不是真正的同情和惋惜,反倒是几分无情和冷漠。
他终是待不住了,往下踢落一块石头那几个人警惕地停下脚步。雷狮向下一跃,锤子猛的砸裂了地面,刺眼的电光环绕周身发出滋滋的电流声,缓缓地抬起头眼眸中充满杀气和鄙夷,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刚才是哪个不想活命的说安迷修已经死了……?”

那两个家伙的反应无异于是逃跑了,他紧追而上。
“想跑?晚了!”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雷神之锤举过头顶,眼看着那两个家伙已命悬一线。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他脑海里闪过。他犹豫了一下换作一脚踢倒那两个家伙。
咬咬牙

“滚!滚越远越好!”
———————————————————

我叫安迷修,安迷修是骑士,我不是……
我是谁……

骑士山的夜空下,布满繁星的夜空下,自己身旁坐着另一个孩子。
棕色柔软的发丝在夜风中轻轻拂动着。柔软的散发着清香的草茎如他莹绿色那温和的目光般。
“您好,请问在下可以成为您的朋友吗?我叫……”

安迷修……你叫安迷修对吧。

梦中,他终于可以上前一步了……红色的长袍在草地上拖动着皇冠啪嗒一声掉在了草地上。

我可以拥抱你吗……我的骑士安迷修,我愿意将我的荣光抛弃……


伸出手,却回归现实。
————————————————————

参赛者安迷修于一个月前死于大赛第四雷狮之手,在参赛者安迷修死后一天确认参赛者雷狮由于过度抑郁而失忆一直以为自己是安迷修。



骑士的坟墓前多了一束玫瑰花……


精灵鸟之森(结局)

是幼年(怕被误会)
————————————————————
然而,一个接一个梦境般的日子过后,雷狮却在一个海风吹拂的早晨消失了。
如一场梦惊醒,安迷修也不知自己为何慌慌张张,但总感觉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他失控般地向外跑去却只看见地上的斑斑血迹和几片散落的羽毛。
惊愕,慌张,不安一瞬间全都漫上了心头。避开所有人的目光沿着血迹狂奔而去。

一群人,一群佩戴着刀的人围那里。是侍卫团的人!
安迷修先愣了愣,猛一咬嘴唇撞开了一个侍卫冲了进去。

结果当然不太理想,刀刃毫不留情地从安迷修的背脊上砍过,腿一软栽倒在了地上…血液一股一股地涌出。
安迷修吃力地往前挪了挪,双手颤抖着捧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小鸟,薄荷绿的眼眸中略过一丝温柔。
“没事了……我…我在的”
每说出一个字都显得那般吃力。

小鸟吃力的半睁开双眼,紫色的眸子看着安迷修。这是雷狮!只是他已经无法变回人形了,如诅咒般……
“咕啾…”
“没事了,不要害怕……”
雷狮想说出什么,却只余一声颤抖着的鸟鸣……

“我……不会离开的……“
“你头巾上的那颗星星是最亮的,即使我化作风……也不会失去方向。”

安迷修温和地笑了笑,脸色苍白,血流了一地,最终还是咽下了气……

一声悲怆的鸟鸣划破天际,一只纯白的精灵鸟扇动起受伤的翅膀向云霄钻去,无人敢去阻拦……

————————————————————

微凉的海风,一只白色的鸟儿站在枝头痴痴地看着小木屋发愣,时而忧郁的低着头,一只绿色的小鸟不时蹦来蹦去像是安慰他。

不知何时,遥远的树丛中传出翅膀扇动的沙沙声,一只棕色的鸟儿向这边飞来……



精灵鸟之森(下)

抱歉,拖了这么久的稿……qaq,之前那个手机坏了(幼年,注意是幼年)
————————————————————

飞向天边的鸟儿向着星空洒下两滴晶莹的泪水,没有永恒,仅留下一场梦。


你的那颗星星是世界上最亮的那颗,在下即使化作风,也不会失去方向。


————————————————————
自从雷狮来后,安迷修感觉到自己的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每个风平浪静的夜里也都能梦到一些美好的东西。
那些梦仿佛来自天边,遥不可及……

他们…都在那边等我吗?
安迷修总是自言自语着,向遥远的那片蓝紫色天空伸出手,仿佛想要抓住那些星星。
没当有一个人从世界上悄声无息地离去时,天空中都会多出一颗星星……仿佛那个人还存在一般。
雷狮居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发呆的安迷修再说一句他是傻子。他托着脸,用紫色眼眸静静的看着安迷修。

毕竟傻子也有伤感的时候……

他想了想,轻轻解下了长长的白色头巾,把有一颗星星的那一段托在手心上,递到安迷修面前。
“咯,傻子安迷修。”
雷狮撑着脸一脸不乐意的看着安迷修,安迷修回过了头,愣了愣,呆呆的看着他的头巾,然后指了指自己。
“给我吗?”
“叫你看这颗星星!”

安迷修看了眼雷狮头巾上的那颗星星薄荷绿的眼眸中顿时发出了兴喜的光,他试探着伸出手指触碰了一下那颗星星,神色又黯然了下去,像是有些失落。
“谢谢你,雷狮…”
安迷修正准备收回手,手却又被雷狮一把抓住,柔软的,温暖的感觉。被强行用手指轻轻抚摩了几下那颗星星。
安迷修感到有些奇怪地看向雷狮,雷狮倒是毫不慌张,只是声音低了些

“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说谢谢,你们根本就不了解我是怎样的家伙……如果我变得万恶不赦,你们也就……就不会在说谢谢什么的了。”
安迷修看着他迟疑了一会儿,温和地笑了笑
“在下相信你不会的。”

雷狮仿佛感到很惊讶,但很快又淡定了下来,然后,他莫名其妙感觉眼里有什么东西涌出,自己却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你果然是我见过最傻的家伙……像你这么傻的家伙怎么就不能再…再多几个……,安迷修,你,你不许看外面的星星!就看这一颗…!”

安迷修也不知为何,鼻子一酸,把雷狮一把拥进怀里,对方也猛然一愣,洁白的头巾掉落在了地上。

“安迷修…你…?”
甚至连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赶紧松开了双臂看着一脸惊愕的雷狮。
“抱歉,在下只是不知为何在你的身上感觉到了熟悉感……”
安迷修别过了头,他在恍惚见仿佛从雷狮的双眸中看见了一道光,仿佛是从遥远的橙黄色夕阳尽头那边的蓝紫色星空那边飞来的一只候鸟,自由而又孤独,就和安迷修一样。
两只孤独的鸟儿飞到了一起,便成了彼此的岸,不愿割舍又不愿离弃。真奇怪呢……
————————————————————
(未完待续)抱歉拖了这么久唔……请期待大结局



退坑!你们让我退坑!我受不了了我……我才没喝醉!管你们理不理我!

不造为毛感觉自己凉凉了……总之就是凉凉了,不想跳坑是真的……但是现在为毛感觉越来越累了唉……没事,说了也没人听……攒了半个月才码出来的稿子没人看了解一下……哇啊啊啊啊啊啊,累,真的累,不过还是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